韶能股份(000601)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先进人物 >
平凡故事 别样人生
 
—— 记耒阳实业公司陈为生
  提起陈为生,遥田水电站没有不知道的,其实他就一普通人。1993年5月,从湖南省机电学校毕业,同年10月,被分配到遥田水电站,从事发电运行工作。大家都知道,发电运行是“三班倒”是水电站最苦的工种。本来也有点关系,但他不屑于去找。他觉得踏着月亮、数着星星去上班,挺“浪漫”的。一开始,就爱上了这份工作,像一头老黄牛,默默耕耘。很快就被提拔为运行值长,成为遥田水电站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值长。在他的带领下,运行五值年年被评为先进班组,成为电站的一面旗帜。
  时间到了1995年3月,春寒料峭。那是一个白班,下午3点左右,机组冷却水上不来,进水池严重淤堵,情况很紧急。他没等车间派检修人员来处理,脱了衣服,第一个跳进冰冷的河水里,扎猛子在1.5米深的水里扒淤泥、掏杂物。很快,值上杨利平、蒋晓林也加入进来。三人在水里呆了一个多小时,给河水清出了一条通道,冷却水压恢复正常。他们却冻得全身通红,一身污泥,浑身臭烘烘的。车间要奖励他们,被他们谢绝了,只留下一句话,“这是我们值上应该做的”。
  又是一个早班,午夜12点多。在上班路上,他听到路边草丛中,有东西被风刮得“哗哗响”。借着昏暗的灯光,捡起来一看,是钱。他循着声音找了一圈,捡了一堆钱塞进袋子。来到发电厂房,他就问有谁丢钱了。这时,上一个值的一位女同事摸了摸口袋说,“我下午领的早晚班费不见了”。他掏出一把钱,全是5元、10元的,数一数,一共265元。半年的早晚班费,相当于半个月工资,那位女同事非常感激。
  后来,他值上一位与他同龄的员工得了尿毒症,需要换肾。高昂的医疗费,压得患者家属喘不过气来。他发动全值捐款,带动车间乃至全站捐款。受捐的那一天,他刚好在外出差,别人帮他捐了200元。回来告诉他,他觉得捐少了,又追加了300元,差不多一个月工资。他说,“我们是守望相助的兄弟姐妹,只要能救她的命,再捐我也愿意”。换肾后,他又去看过几次,总是鼓励她要坚强的好好活着。四年后,因排斥反应,这位女员工不幸去世。
  2001年7月,他临危受命,被调到生技部,干安全工作。当时,正是遥田水电站重组改制之时,人浮于事,一般事故接连发生,安全形势异常严峻。他刚接手工作就接到匿名举报,说110千伏灶永并网线路57号杆倒杆事故存在隐瞒事实真相、弄虚作假问题。该事故属重大事故,直接经济损失70多万元,间接损失几百万元。供电分公司给出了结论,原因归咎于天灾;在公司也已经结案,并进行了通报。他顶着巨大压力,重启调查程序,彻查该事故。开始供电分公司人员冷言冷语,口风很紧,线路巡视记录也看不出破绽,调查工作几乎陷入僵局。他立即调转调查方向,从外围寻找突破口。通过多次走访事发地百姓,尤其是找到了在57号杆周围耕种的村民,他们证实在倒杆前的一个多月,杆子拉线U型环的锁紧螺母就不见了,供电分公司没有按规定及时巡线,一刮大风下大雨杆子就到了。铁证如山,供电分公司的领导和有关人员终于承认了这是一起责任事故,巡线记录存在作假行为,一大批涉事人员受到了严肃处理、得到了应有惩罚。
  2002年9月17日,是个悲伤的日子。那天下午4时许,遥田水电站大坝开闸泄洪,下游新市河坝两人溺亡。消息从5公里外的新市传到遥田水电站,死者家属准备组织人员到电站闹事。电站领导来电话讲,事件原因,马上调查清楚,并上报耒阳市人民政府。部门其他同事都在城里办公,他不顾个人安危,只身前往新市调查。傍晚时分,河水滔滔,河边围了几百人,现场哭声、喊声乱成一片。他挤了进去,从事发时在场的群众那里了解到,当时,有8、10个村民在滚水坝上洗衣服。看到洪水来了,大家都往岸上撤。突然一位年轻大嫂的洗衣盆掉了,往河中央漂。大嫂回头去捡洗衣盆,河水慢慢上涨,往回走很困难。这时一位小伙子想去拉大嫂一把,结果两人都困在了河中间。大家一边打电话给遥田水电站关闸,一边实施营救。但想了好多办法,施救都没有成功。从遥田水电站关闸,到新市河坝水位消退要一个多小时。坚持了半个小时,两人就被冲下滚水坝,淹没在洪水中。年轻大嫂是本地人,有两个孩子。小伙子是福建人,还不到20岁,出来打棉花被的。带着沉痛的心情,陈为生又调查了解了当天开闸泄洪情况,遥田水电站都是按程序操作的,没有不当之处。接着,他又连夜撰写书面材料上报。地方政府非常重视,及时做好了抚慰和善后工作,避免了一场群体性事件的发生。
  2005年,他离开了安全岗位,来到了上堡水电站。资历很深的老干部陆指挥长很喜欢他这个毛头小伙,带着他为上堡水电站工程建设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。记得2006年的一天,上堡株山村一小孩捡了施工队葛洲坝项目部的几根废钢筋,引发施工队与村民200多人对峙。情况万分危急,陆指挥长带着他及时赶赴现场制止,平息了事态,避免了流血事件发生。2007年“8.21”洪灾,冲毁土地90多亩,淹没民房200多百间,水冲砂压农田1000多亩。沿河两岸7个村300、400村民围攻筹建处,怪罪于上堡工程建设。陆指挥长带着他临危不惧,坐镇指挥。首先把筹建处和监理单位的人员保护起来。然后,由村民自己选出代表开会。会议从早晨8点一直开到晚上11点多,中午没有吃饭,中途喝了几口水。在陆指挥长引导教育下,村民由激动转为平和。送走村民,已是晚上12点。他与陆指挥长边吃泡面,边整理当天会议纪要,忙到凌晨3点多。第二天,继续协调群工问题。在各方努力下,“8.21”洪灾问题得到妥善处理。
  2008年,上堡水电站投产发电,他留了下来,接受一项新任务——上堡移民验收。这是筹建期间遗留下来的问题。因为前期征地,永兴移民局没有参与。进入移民验收阶段,他们不认可前面的征地成果,要求推倒重来。湖南省移民局3次在长沙召开协调会,但永兴移民局不予支持。起初,提出了1200多万元的天价补偿费。陈为生他们,一个星期至少要跑一次永兴,多的时候一天跑两次。在永兴县委、县政府大院不知坐了多少回冷板凳,也不知陪对方喝了多少红薯酒,永兴移民局才松口要780万元。这个数也是大大偏离实际的,上堡不能接受。移民验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力,上堡电站动用了大量关系和社会资源,但永兴移民验收就像一座巨大冰山纹丝不动。一次次协调,一次次无功而返。记得在经历上百次挫折之后,2011年中秋节那一天,他与海滨同志再次去永兴,协调移民验收工作。说好了先谈移民验收,后谈补偿问题,结果永兴移民局又变卦了。在返回途中,喝了点小酒,他们俩情不自禁,抱头大哭,为工作没做好而难过、而内疚。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,坚持4年。2012年实业公司出面,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。新一届永兴县领导着眼大局,放眼未来,从战略高度推动了永兴移民验收。后来,上堡电站支付永兴30万元工作经费,圆满完成了移民验收。
  2013年,他被调到实业公司,从事文秘工作。6年来,经他审核把关的材料上千个,牵头起草的大型材料几十个,整理的会议纪要上百个。尤其是2018年,从3月到10月,整整7个月,他没日没夜,加班加点,完成了224套巡察整改资料的编写整理工作。年底,把他累到了,医生要求他住院,但他怕耽误工作,只在职工医务室输了4天液。第5天,本来还要继续输液,但他爬起来,就去赶单位年度总结表彰暨生产经营动员大会材料了,带病做好了大会各项工作。
 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他也从一个踌躇满志、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,变成了一个重信守诺、忠诚担当的中年汉子。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他还将继续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