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能股份(000601)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 > 文学作品 >
童年的端午节
 
耒杨发电厂  谷彦平
  童年的时候,或许是平常日子太清苦,总盼望有一个节日调剂一下。那时候,乡亲们对年节非常重视,过年过节都有一些特殊的讲究,总要提前做一些精心的准备。在众多的节日里,端午节算是比较隆重的一个,因为这是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大节。
  印象中,离端午节还有两三天,母亲就开始着手包粽子了。母亲从楼上竹篮里取一把旧粽叶,在木桶里浸下,并摘来苎麻剥下皮搓成一根根细绳。嘴馋的我们就知道母亲要包粽子了。只见母亲将七八筒糯米和红豆、绿豆、红枣、花生米等提到井边淘干净,然后用木桶泡好。母亲还会从井边扯些菖蒲回来。从屋后的山坡上割来一些艾草,端午节当天烧水给我们洗澡。端午前一天,母亲把浸好的糯米、红豆、绿豆、红枣、花生米等捞出来,沥干水份,放到一个大脸盆里。搬来一把椅子,将细绳一头扎在椅子上,一头放在怀里开始包粽子了。先将粽叶两片重叠卷成尖筒状,放入两大匙糯米、红豆、绿豆、红枣、花生米等,将米豆压实、压平,再用粽叶将其履盖,并反复折叠包裹,用苎麻绳捆扎结实,一个四角粽子就完成了。几个小时后,木桶里便盛满了一串串连接起来的粽子。
  粽子包好后,母亲小心地将它们码放在大铁锅里。锅里放上水,水一定要没过粽子,还要放一点碱,这样煮出来的粽子可以较长时间保存。在灶膛里点燃柴火,熊熊的火苗舔着锅底,我不断地加柴扇风。不到二十分钟,粽子特有的清香就沿着锅盖与锅沿缝隙间飘了出来。这混合着糯米香、粽叶香、枣香的味道闻一下都感到混身轻松。大约半小时后,确保粽子完全煮熟了,母亲就揭开锅盖,一大锅黄绿色的粽子安祥地呈现在眼前。母亲把煮熟的粽子从锅里捡出来,放到冷水盆里,她说这样可以让粽子吃起来更筋道。
  按照家乡的习俗,端午节要吃五子,即:粽子、包子、鸡子(蛋)、口子(藠头)、蒜子。这一天午饭时,母亲会做两盘凉菜,一盘黄瓜、一盘口老(藠头),煮几个鸡蛋,从集市上买来几个包子,盛一钵雄黄水,里面放一些蒜子,烧一碗苋菜汤,炒几个拿手好菜,端上一盘粽子。剥掉粽叶,一个淡黄色的粽子就呈现在眼前,稍稍蘸上一点白糖,放到嘴里,粽子紧实而软糯,微微地粘着牙,粽香浓郁而香甜,从容吞下,一种满满的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  自古以来,流传着五月为“毒月、恶月”之说。认为该月毒虫滋生、瘟疫流行,易得病灾。所以,一直流传着一些辟邪的活动。门楣要插艾草、菖蒲、章里柴。小时候母亲还会用白芷、细辛、菖蒲根、甘草之类的药材缝入小袋里,让我们兄妹挂在脖子上,叫香袋,有芳香化渴、解毒辟秽、提神醒脑的意思。
  端午节这天,还要猝灯芯(猝脸),就是用灯芯蘸上茶油点燃,在小孩子们的额头、脖子上、耳朵背猝三下,能保佑孩子无病无灾,不犯水神。那时村里很热闹,三奶奶是个猝脸里手,村里的小孩子都去她那里猝脸。胆小的孩子吓得躲在母亲的后面,我在母亲的鼓励下,来到三奶奶面前,保见她用点有明火的灯芯在我的额头、脖子、耳朵根连烫三下,还“扑哧”地响了一下。我忍着痛,总算完成了任务。三奶奶夸我很勇敢。
  光阴荏苒,岁月蹉跎,不知不觉离开故乡进城已二十多年了。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端午节,总觉得没有童年的端午节那样热闹有趣。也吃过各种各样的粽子,总觉得没有小时候母亲亲手包的粽子那样香甜可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