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能股份(000601)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 > 文学作品 >
漫步云端
 
  那个萧瑟的夜晚,我接到了小Y打来电话,不巧我俩都刚从各自的饭局上回来。他说他现迷上了历史书,照着历史上想象中某人的样子生活着。其实大多数人都一样。我明白他的意思。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阐释人生的方法,这是他的。很久以前,他说自己很向往在路上一直走,不要停。而后来的事实却是,在一群人里,他最早停在了最稳的地方,从最初的抵触,到后来不得不接受,也许现在已变成是享受了。无聊、虚伪的工作内容让他厌烦,但历史上各种活色生香的故事令他在生活中找到平衡和满足,他在一堆堆故去的人物里扒拉出适合自己的,与之交流、映照,
  我是B型血的金牛座文艺女,按照西方所谓的星座分析,应该是个悠然自得的乐天主义者,进退皆可。“功盖三分国,名成八阵图”理应成为奋斗终生的目标,可“南亩耕,东山卧”的日子也未尝不可。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可以不受羁绊地四处游走。我沉醉于书中与历史人物对话,当看到李白一会儿在四川喃喃自语:“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”;一会儿又爬上江西庐山大发感慨: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;一会又登上黄鹤楼含泪汇手默念: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。我想,李白要是活在现在,肯定是位“飘逸哥”,但是很遗憾,古代各种离奇、悲壮、古怪又可爱的行为在现在都无法上演,人人朝九晚五,有个五一、十一都激动得像放风,哪还有春游“踏花归来马蹄香”的轻快怡然。民国时还有几多人物飒飒然举着大旗,站在阵前,大喝一声,各方阵皆派代表放马出来迎战,然后拿各种学说主义互砸,虽然乱却还有起码的姿态和章法,尚留古风,可现在,人们被房价、物价,被朝不保夕的饭碗折磨得惶惶不可终日,我们的脑袋壳里还剩下了什么?各种“哥”,各种“姐”,各种“月月”,这就是一年之中文化界的几件大事了吧?
  某天看到一篇文章说到一个澳洲的女生边旅行边打工,足迹基本踏遍全球,既欣赏了风景,又体验了民情,心向往之!我也想这样边走边唱地度过我的流金岁月,可是四处游串当民工的后果,于她,是老了以后,可以回澳洲晒着太阳领着丰厚养老金颐养天年;于我,可能只能蹲在墙根儿底下跟孙子逮虱子玩。
  无奈之际,我只得一面心里向往着当游侠,一面又要做符合社会统一标准的“正当人家”,所以就像是以水浒的精神出演新闻联播一样。心里隐隐总是想着要跳出狭隘的小圈子,要勇闯自由广阔天地,最好拉一帮朋友自立山头儿,行动上却要翘着手指端坐着勾花描红,力争找一份不怕金融海啸、不怕股市震荡、不怕改朝换代的稳妥职业,好让周围软硬环境永远都这么美好和谐。
  TT发来短信说,真怀念以前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,在地图上找一个地方,说走就走了。当年我俩就用很少的人民币安排了毕业旅行,结伴去了广西的龙脊梯田。在深山里住了几天,客栈的小S每天砍新鲜竹子做竹筒饭,S妈妈最拿手的是丝瓜炒咸蛋黄;瑶族奶奶的耳环把耳洞越坠越大,一直耷拉到肩膀上;阿婆阿婶阿姐阿妹们用淘米水洗头,结婚后就不再剪发,所有女人的头发都又黑又亮又长;嘴巴一刻不停的阿婆自告奋勇说第二天要带我们去看日出,到了早上我们冻得发抖站在门外听她在屋里打呼噜,原来她竟然忘记起床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对于如今的我们而言,是那么的遥远而有美好,往日一去不复返矣!
  小Y曾经说,如果能脚踏在地上,心飘在天上,那该多好。去掉文艺腔,翻译出来就是身体上干苦力,精神上闻书香。无奈的是,他现在人走得很远很远,封封邮件都在哀叹自己的心越来越飞不起来了。也许这是人人都必须渐渐接受的现实。三毛万水千山走遍,依靠的也还是“皇冠”的支持,吾辈闲杂人等如若既想有那样一直在路上的潇洒,又不愁饿肚子,只能考虑跟着丐帮混混几代长老。可现实是,我们不是都有勇气去当“犀利哥”。
  曾经追看了一段《搭车去柏林》,感动于他们在旅行中不断对自我的重新认识,对自由的追求,对来自陌生人友情的信赖。播完一小节,广告结束时就会响起一个充满着浪漫气息的磁性女声,念道:“身未动,心已远。”每听至此,就会一阵唏嘘,想到许许多多的人此时此刻像我一样,盯着电视机看两个小伙儿表演旅游,这句话,它到底是诱惑还是讽刺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企业文化中心  周遇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