韶能股份(000601)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 > 文学作品 >
车载人生
 
  刚从高中毕业,我便拿到了许多同龄人梦寐以求的驾照,而他们中的大部分则去了同样令我梦寐以求的地方——大学。
  那一年,我18岁,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门手艺。
  我是农村人,按农家话说,手艺也就是讨饭吃的活儿,而我当初学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讨生活,我不知道对于家境不是很好的我来说算不算是大逆不道。我只想快点学会,然后快点赚钱买台车,然后开着它有事没事到处兜风,招揽羡慕。只是世事难料,现实并没有沿着梦想的轨迹滑行,南柯一梦已是十多年,醒来后发现自己并没有享受到经济增长带来的丝毫好处。我还是原来的我,没有属于自己的车,不免有些沮丧。
在那段时间里,我的手艺基本上闲着,我曾一度怀疑它会因此而荒废。只到有一天,峰回路转,我的手艺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  遗憾的是 ——车是人家的,我做人家的司机。
  如果不是开玩笑的话,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010的儿童节,在拿到车钥匙可以小试身手的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天阴得很难看。
  命运多舛,我怎么也算不到会有这么一出,车载人生就此开始。
  司机是个外表光鲜的苦差事,尽管我是一百个不情愿,为了生活,还是默不作声的上班了。好在车是公家的,我人也是公家的,不需要过分看别人眼色。分给我的是一辆蓝色的奥德赛,尽管它不属于我,但责任全是我的,我没理由不爱护它。平时坐它的人和开它的人也很多,但我是最名正言顺的那一个。一个人的时候,我喜欢一边开车一边听音乐,这个习惯,滋养了本不该现在就属于我的小资情调。我喜欢游刃在音乐里心猿意马,寻找一些开心或者不开心的往事,饶有兴致,我也会跟上音乐的节奏,或低呤或呐喊,跟歌者一起欢笑一起忧伤,相互诉说各自的故事,往往一曲未终,我却早已悲从中来泪流满面。这就是我今后要过的人生吗?在滚滚车轮里一点一滴耗尽我的青春,在颠簸路途中一分一秒消磨的的意志?我曾一度优异,现在怎么沦落到这般田地?当年那个踌躇满志舍我其谁的少年到哪里去了?是我前行的步履已被残酷的现实所羁绊?还是我满腔的热血已被世俗的寒流所桎梏?
梦想需要平衡。在刚开始的若干个不眠之夜,我只能自我安慰:五行宿命自有它的安排,既然是手艺嘛,就有它谋生的一天。为使自己孔武有力,更不忘喃喃孟爷爷那段:天将将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智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、、、、、、。这是属于我的灵丹妙药,可以暂减内心的痛苦,可到了第二天,生活还是原形毕露,面目狰狞,归于本来的颜色。
  开着人家的车做自己的梦,有时对我来说是一件极郁闷的事情,它轻而易举印证了梦想和现实的距离。这种感受,非得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体会,那是一种心灵虚脱后的失落及对明天不确定的迷茫,像开剥的洋葱,稍不小心会溅到眼睛里,你会鼻酸,你会流泪,却得强忍着继续一层一层剥下去。曾几何时,我离自己想要的那辆车是那样的近,只差一点点就唾手可得,然而,就是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败就了现在的我。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,我只能惊叹古人造词遣句的精辟。
  开着车出去,最怕见到以前的朋友,他们会问我这车是什么时候买的,多少钱,极尽盘问之能事。每次我都不好意思回答,声音几近喑哑:这车不是我的,是我们单位的。然后就故作的打起哈哈。无可否认,他们的关切是真诚的,没有任何挖苦的成分,他们眼里的我,理应有自己的车。而事实上却是另外一回事,正因如此,才伤到我自尊里最脆弱的部分。
  黑格尔说过,存在即合理。环境的潜移默化加上时间的推波助澜,我逐渐接受了这份不起眼的工作,开始忙碌穿行于城市的大街小巷和长满鲜花野草的库区小路。我不再在意朋友们对我有没有车的看法,也不再抱怨老天的不公,在某些方面我学会了克制和认命。生活有太多的无奈,我们想要的不一定能得到,而不想要的却不一定能摆脱。有时我觉得自己就像苦行僧,几乎从来没有收获过得到圣经的喜悦,而越是这样,那喜悦却那样令我更加着迷。又觉得自己像小丑,被命运之神捏来捏去,丑态百出。有时突然想通了,扑哧一笑,发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道具,或台前、或幕后、或显赫、或黯然,任神摆布,无可奈何。难怪有人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众生皆苦,大彻大悟后方能置之死地而后生。当习惯已成自然,我发现有没有车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,反而觉得比车重要的东西太多太多,得到了也同样让人羡慕不已。而如今的车也不过是普通人家的代步工具,已不像当年金贵,早已失去留念的价值。说到价值,不由自主想到了尼采的存在虚无主义,它认为人生最终是没有意义的,因为价值是被定义出来的,是个虚无的概念,一个人对于整个人类的、地球的、宇宙的历史来说是无意义的。照他这么说,人生无需进取,随遇而安,直至洒脱到生命终止一了百了,反正无意义可寻。这貌似有道理的学说,曾使不少仁文志士坐地超脱。但能超脱的毕竟还是少数,大多数的人们还是迷茫的,过寻常的生活,不敢轻易透过现象看本质,他们往往为这些定义的价值所累,你追我敢,争得死去活来。殊不知,你羡慕人家熊掌鱼翅鲍鱼海参,他却向往你的炊烟小米粗茶淡饭;你眼红人家雍荣华贵莺歌燕舞,说不准他正垂涎你的清闲宁静一世清贫。
  尼采的这种观点,我实际上是难以附和的,尽管他是大师,他做他的学问,我过我的生活,互不干涉。我不提倡人人胸怀孔孟先哲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文治武功,但也绝不能拥趸虚无主义行将就木的无所是事。人到底是要向前看的,人生即便是他讲的那般没意义,我们也要想法设法把它过得有意义。所以我一直没有像他那样自暴自弃,最后以一句我是太阳而告终。尽管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司机,做着微不足道的小事,但我还是时刻向往着属于我的那片大天空。现实的磨炼,使我摒弃了当初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我不再奢望高官厚禄富甲一方的宏伟,也不再迷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绚丽。逆境的修行,使我敬畏上善若水的德行,迷信永不放弃的力量。我深知人生有低谷也有高峰,此时的低谷也许正在酝酿彼时的高峰,跌宕起伏,那才精彩。我担心自己随波逐流,于是总会给自己留下独立思考的空间。现在的我,觉得做一个有点上进心的小人物似乎更贴近些,心不要太大,以小步积大步,介于浓墨重彩和轻描谈写之间。
  相比尼采,我更喜欢奥斯特洛夫斯基:一个人的生命应该这样度过,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 ,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。多好的句子,朴实而充满力量。我不知道我小小的愿望能否在不久的将来开花结果,因为人生有许多版本,造物弄人的悲剧实在太多。我只知道我必须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下去,除此之外,别无选择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,也许因为幸运,我会小功告成,也许恰恰相反,白发苍苍仍一事无成,甚至到头来还是一个司机,一个老司机,车依然是人家的。即便是这样,那也没什么关系,我想那时候的任何结果我都能欣然接受,心平气和,处之泰然。成败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可能都已不再重要,还不如身体健康来得实在,我唯一希望的便是能给自己一个从容的交待——类似保尔的交待——我这一生是奋斗不息的一生,是热爱生活与人为善的一生,拥有此生问心无愧。那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  其实,车载人生也是挺不错的。少了马背人生的惊心动魄,不会有江湖人生的刀光剑影,也不会有商场人生的豪取巧夺,更不会有官场人生的尔虞我诈。如果这些都不算的话,至少,在一个人的时候,我可以听着音乐把车开到远离喧嚣的林荫小路,在那里静静的追忆往昔和憧憬那有可能属于我的美好未来。